枣枣红

周翔叶蓝喻黄韩张双花王江

一个脑洞

周泽楷:…啾。
孙翔:卧槽周泽楷你疯了?!
周泽楷:……
孙翔:…………。
然后他们就疯狂的…打起了荣耀(⁄ ⁄•⁄ω⁄•⁄ ⁄)

孙翔:你,过来。
周泽楷:……?
孙翔:亲一下。
周泽楷:……!
孙翔:靠,我就说不行吧!周泽楷你知道么,昨天雷霆那个姓戴的妹子给我发了个文包…!我打开一看,妈呀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没脸说了。
周泽楷:……
孙翔:就知道你也不懂,算了算了,我什么都没说。
周泽楷:啾。这样?
孙翔:……………………!!!!!!
周泽楷:呵呵。
孙翔:你?!
周泽楷:再亲一下,行吗?
孙翔:为什么不行?

于是他们就疯狂的……打起了荣耀(⁄ ⁄•⁄ω⁄•⁄ ⁄)

【周翔】烟火大会

       孙翔是数学课代表,但班上有个人的数学考试分数每次都比他高。

       这直接导致他看到周泽楷在讲台上指点江山唯我独尊的样子就烦到不行。
      
        “那么大家好好休息,后天晚上七点,莲花公园见。”

       底下一片欢呼,除了孙翔。

      周日下午难道不是用来补作业的吗?放烟花有什么好看的?烧烤容易致癌知道吗?嘁,激动个什么劲。

       孙翔趴倒在课桌闭着眼睛心里暗自吐槽,五月的天暖和又舒服,他随手拿起一本书盖脑袋上昏昏欲睡。

      班长周泽楷看到没人反对便回到座位,低垂的眼角掩盖自己看向孙翔的目光,他看上去对烟火大会没什么兴趣?不喜欢班级活动吗?或许只是中午没休息好……?
     
        周泽楷看着上节课发下来的数学周考的答题卡发了会儿呆。
 
        周末总是过得异常飞快。

        孙翔穿着普通的蓝白格子衬衫和牛仔裤,少年明明才上高中海拔就将近一米八,长手长脚面容干净,背脊挺拔得像一棵茁壮成长的绿树。

      班上的女生私底下总说要是孙翔脾气不那么冲表情不那么臭屁,说不定能和班草周泽楷一样受欢迎。

      周泽楷正在努力点着烧烤架槽里的煤炭,抬眼就看见形单影只的孙翔,他朝那人招招手,孙翔没理会,路过时还没风度地白了一眼,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孙翔双手插裤兜里慢悠悠踱到另一边帮忙摆放桌椅。

       班长有点沮丧,被炭火燃起的白烟呛得咳了几声。

       天色渐渐暗下,附近的居民都知道今晚有烟火看,大部分人吃完晚饭就携家带口来公园散步。

       烟花大会马上开始了。

       烤架上一排排韭菜和金针菇散发着特有的烧烤香气,显得格外美味。周泽楷把右手边的一串鸡翅翻了个面,伸手拿过一个塑料瓶子手腕翻转将鲜红的辣椒粉均匀洒在食材表面,他低着头,脖颈纤细干净,动作流畅,毫无违和感。

       也不知是在看食物还是班长,站在一旁的女生们眼睛闪闪发亮,直咽口水。
       
       “biu——boom——”

      烟花大会的第一朵烟花在夜空上绽放开来,绚丽多彩。

      大家看的看,吃的吃,闹得不亦乐乎。    女生们聚在一起聊八卦,男生还准备了扑克牌和啤酒。

     孙翔被吵得脸色沉沉,只想一个一个堵住烟花喷孔再让他们都闭嘴,几次都想起身就走。周围同学有些奇怪问他怎么了,他也只是敷衍的哼了两声借口身体不舒服,便又重新趴回桌上,和在学校里常用的姿势一样。
      
        周泽楷取过一个干净的空盘子,把烤好的东西放好了,端着盘子走向孙翔。

       “……?!”孙翔斜了一眼泛着诱人光泽的土豆片和鸡翅,犹豫了几秒还是将盘子往自己面前挪了挪。

      周泽楷弯弯唇角,笑得比天上的烟花还好看。

       “什么鬼…”孙翔看着不远处和女生一起玩塔罗牌的周泽楷心里很是不爽,恶狠狠咬下一块鸡腿肉,鼓着腮帮嚼啊嚼。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爽,更不知道原本应该高冷拒绝周泽楷的“投喂”的自己为什么貌似还吃的津津有味。

       不过,这烟花,还真蛮好看的。

【周翔】探班

    #傻乎乎的脑洞##渣文笔,请多指教#
    孙翔来F大这事没提前告诉周泽楷。
    周泽楷当时正在图书馆温书,手机震动后他快步走到走廊接通电话。
    “喂,你在学校吗?”
    “在。”
    “我在校门口,过来接我。”
    “好。”
    他刚想问孙翔是不是队里放假了,便被对方挂断。
    幸福来得有点太突然,周泽楷傻笑两下,两步并作一步小跑着到了校门口,S市的冬天寒冷潮湿,他喘着气眼前一片薄薄白雾,走近那个即使穿着厚重黑色羽绒服也依然挺拔高挑的英俊少年。
    “怎么这么慢,冷死了!”孙翔双手插兜,皱眉不爽。
    周泽楷取下围巾圈在恋人脖子上,弯起的眉眼带着些歉意。
    “走吧。”
     两人并排走在校园里,F大不愧是闻名全国的名牌大学,这阔马路,这教学楼,这人工湖大的,啧啧。孙翔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好奇地转来转去,却又不想表现的太过惊艳,一边暗骂自己没出息的同时一边想着说不定周泽楷来这学校报道的时候也和自己一样,紧张兴奋的像个菜鸟。孙翔眼前已经浮现出比大一新生稍显老成的周泽楷手足无措,这里一句“学姐好”那里一句“谢谢学长”的窘样。
    周泽楷觉得身旁人低头笑到肩膀抽动的样子有点傻。
    “冷吗?”周泽楷问他。
     “不冷。诶,我们这是去哪儿?”
    孙翔笑够了,抬头看向周泽楷,眉梢眼角还带着脑补时的愉悦,此时天色已暗,路灯亮起,昏黄暧昧,他的双眼亮晶晶的,好看的不得了。
      周泽楷心里一动,目光如炬。
      两人身边经过几个抱着书聊天说笑的学生。
     周泽楷收回视线,垂眸低声道:“寝室,先喝点热水。”
     “噢,我有点饿了。”孙翔揉揉冻的冰凉的鼻子。
    “没吃饭?”周泽楷眉头一皱。
    “我和他们说到外面吃…不就没吃咯。”孙翔别过脸,神情有点不自在。
     两人从食堂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夜间气温极低,好在两人正值年轻也不觉得。
    孙翔一路夸奖F大食堂菜系多样好吃又便宜你小子有口福了,还关心这个前队长有没有被大一的小毛孩欺负,他握紧拳头挥了挥说我帮你揍扁他,顺便问了社团多不多学生会怎样云云。
    周泽楷细细听着,一句一句回答孙翔的问题。
    他停下脚步,转身站定,认真凝视孙翔。
    “放心,我会适应,一切还好。”
    孙翔被周泽楷突如其来的这一句有点愣了。
    “放什么心?我就随便问问好吗!”附赠一个毫无风度的个白眼。
     “瘦了。”周泽楷眼神暗沉,刚想抬手揉揉恋人。
     “啧。”孙翔一脸嫌弃,迅速躲开。“你知道队里有多忙吗?”他稍稍停顿,“再瘦也比你高。”
     孙翔没等他继续往前走。
     周泽楷表情略委屈,有点不太明白怎么扯到身高上去了,缓缓收回没能完成“摸头杀”的右手跟在人身后。
     周泽楷靠近孙翔,握住身旁人的左手,力度坚定又温柔。
    孙翔扭头瞪了他一眼,却也少见的没炸毛挣开。
    两人一路无言。
    到了校门口,孙翔坐上出租车,朝车窗外的队长挥挥手。
    周泽楷望着没了影子的出租车,有点懊悔为什么刚刚没有给孙翔一个吻,他站在原地很久。右手五指收紧又松开,最后满足笑笑转身往回走。

情报 唐昊孙翔友情向

  #骰子歌名梗##也不知道拖了多久##欧欧西到不敢看第二遍#

《情报》——唐禹哲

    孙家二少的货刚到港口就被唐将军给劫了。
    孙翔听完手下颤颤巍巍报告后气得将手边的茶杯砸了个粉碎。他脸色阴沉,额角青筋跳动,抄起抽屉里的手枪就赶到了唐昊府前。
     唐昊坐在堂前饮茶,神情甚是悠闲,似是对这不请自来的人早有准备。这位年少有为的将军双肩端平,背脊挺拔,身上土黄色的大衣还是他俩在黄埔军校念书时学校统一派发的那件,虽然略显老旧但仍无法影响其凛冽英姿。
    “你什么意思?我的货呢?!”孙翔揪着唐昊的领子眉头紧皱,黑亮瞳孔隐约透着些戾气。
      唐昊手中茶杯纹丝不动,他将杯盏轻放在一旁,慢悠悠抬眼看向气急败坏的孙翔,眉目尽是轻蔑。
     “你知道这批药材的目的地是北平前线吗?”
    “什么药材?”孙翔眉头皱得更深,仍抓着唐昊的领口不放。
     “我说孙翔,你能不能放开我说话。”唐昊抬手重新端起热茶,神情甚为不悦。
      “……”
      唐昊低头轻啜一口,没等孙翔追问便缓慢开口。
      “你府里混进了军阀的细作,说不定就是某个得你重用的手下。”
      “关你屁事,你他妈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孙翔双拳紧握,极力克制一脚踢烂唐昊椅子的冲动。
      “你是不是以为那艘船上只有你家的丝绸?你有没有去S市码头亲自验货?这些药材是运到前线用来救命的,你一收回仓库就是延误军情,你知道吗。”唐昊稍稍停顿,眼神疑惑,“怎么毕业这么多年你智商还没见长。”
      孙翔明亮的眼睛跳跃着熊熊烈火,一手已经覆上腰间的王八盒子,却硬是被这人问得哑口无言。
     唐昊和孙翔同窗多年,自然知道他暴躁归暴躁,但绝不会冲动到真的一枪崩了自己。
     唐将军年轻面容又恢复到这位不速之客刚到时的轻蔑。
    “送客。”
    孙翔双唇紧抿,胸口剧烈起伏,起身将脚边的木椅踹翻,看都没看这位老同学一眼便快步走出唐府。

【周翔】Animal

     #随机播放的骰子惩罚##只取歌名##渣文笔,请多指教#
        周泽楷退役后在S市申请了一个大学,好在颜值弥补了年龄差,这个轮回前队长和那些九月份来报道的新生没什么区别。
      孙翔成为新队长后,别说训练和比赛了,光是各种采访和商业活动就忙到焦头烂额。没有课的下午或者周末周泽楷会来俱乐部看望大家,他本身就不是会聊天的人,所以大部分都是和新人打上几局然后言简意赅地分析指导。
       这对年轻恋人已经一个月没见面了。
       周六的早上,周泽楷在寝室洗漱完毕后打开手机微信,点开Q版一叶之秋角色的头像:“在忙?”
       大概过了很久,周泽楷已经看完了一小半专业书,手机才传来两声震动。
       “刚训练呢,怎么了。”
       枪王大大眉头一皱,“注意休息。”
       “知道啦。”对方回的很快,周泽楷把绿色框框里的三个字又细细地看了好几遍才放下手机。
        过了一会儿,一旁的手机嗡嗡震了两下,周泽楷漆黑瞳孔一亮。
        “喂。”
        “嗯?”
        “你那儿能养宠物不?”
        “…不能。”
        “哦。”
        周泽楷已经能想象出屏幕那边恋人略带不爽的好看眉眼了。
       “嗯?”他想知道孙翔为什么问,寝室禁止养宠物是新生手册里明文规定的,但如果是小兔子小仓鼠之类的或许能藏住…
        孙翔回了他一张图,是一只姜黄色的小猫,背上的毛有点脏,蜷着尾巴乖乖伏在人脚边。
        “可爱吧?!”
        周泽楷觉得照片那个只露了一截轮回队服的人更可爱。
        “嗯。”
        “我捡的,给它洗了个澡,可乖。”后面还附赠一个黄豆龇牙笑。
        “有空啊?”周泽楷笑不出来,心脏像是泡在了温暖海水里,柔软又咸涩。
         “没,这不在问你嘛。”
        周泽楷刚打好的消息还没发出去,一叶之秋的绿框又跳上来了一条。
       “不行就算了,我去看看谁能养,不然就送收容所。”
        周泽楷想告诉他离俱乐部最近的救助站地址,只好把之前打好的字又删掉。
       “就这样。”
       “训练去了,拜!”
       手机震个不停,电竞王牌战队新队长的手速毫不逊色于退役枪王。
      周泽楷双唇紧抿,面无表情。
     “莲花路有个流浪动物救助站,上网查查。”
      他知道孙翔此时已经戴好了耳机坐得端正挺拔,认真训练。
      “我很想你。”
     周泽楷看着句号后面的光标,正要点发送,手机又震了两下。
      “我很想你。”
      周泽楷嘴角弯起,带笑的面容温柔又好看。

玩骰子!点数小的输!赢的人随机播放音乐!歌名就是梗!输的码文或码戏!很好玩!!吃我安利!!这个歌……maroon5的好像是?还有一篇…唐禹哲的《情报》难度更大,不想和那个人玩了,手黄再见

最佳损友 唐昊孙翔友情向

#随机播放的骰子惩罚##只取歌名##渣文笔#
最佳损友
       才上高中的孙翔就有一米七,此时他站在办公室里垂着头不说话,气势全无。
       班主任靠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抖抖烟盒点上火。
       “你知不知道学校不允许早恋?”
       “……”靠。孙翔半天没说一句话。
       “这个,就这个”班主任叼着烟从一本练习簿里抽出张信纸,“是你写的吗?”
       谁写这恶心玩意儿?!
       “嗯,是。”
       “下午上课前让你家长给我打电话,好了,回家吃饭去吧。”
       孙翔点点头,及其温顺懂事地朝老师鞠了个躬走出办公室。
       回教室拿书包的这段路变得异常短。孙翔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眼角滚烫胸口起伏不定,双拳紧握脚下生风,一转弯就看到罪魁祸首。
       “翔爷,今天我帮你背书包,嘿嘿,饿不饿,走,哥带你下馆子…”唐昊笑得像抗战片里的狗腿翻译官,抱着孙翔的书包凑上来。
        “给老子滚!”孙翔瞪着唐昊,一把夺过书包。
        “不是你听我说,我真不知道那校花居然这么没脑子,把我辛苦辛苦熬夜的情书夹作业里…喂!孙翔!你等等我!”
        唐昊追上去揽住孙翔的肩膀。
        “我就知道哥们儿够义气,下次!下次我帮你送,帮你告白都成!…再说了谁让你篮球打那么好,不然那傻妞哪能供出你?”
        孙翔愤怒值已经爆表了,帮人送情书反而扛了个莫须有的早恋罪名,结果这货居然还反过来怪他?!
        “你个傻逼——”孙翔怒目圆瞪脖颈通红,站定身子转身准备和这个忘恩负义的“哥们儿”干上一架。
       “咕——”安静的走廊里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怪声。
        “咕——咕——”连续的怪声。
        孙翔脖颈的红迅速蔓延整张脸最后耳朵都红到发烫。
        异性缘几乎没有的孙翔为了挑战自己毅然决然的接下“帮好友唐昊送达情书”的系统任务,昨晚辗转反侧脑内设计场景对话导致睡过头没吃早饭,所以……
         看得出唐昊很想憋住不笑,但是好像失败了。
        孙翔爆了句粗口,脱了书包就往唐昊头上砸。
       唐昊自知理亏也没躲,边笑边咳拦手挡住接过去。
      “离我远点!!”孙翔抬脚就是一踹。
      “走啦走啦,我和你妈打了电话说我俩出去吃,学校后门新开了家小饭馆……”唐昊拍拍校服上的鞋印子重新揽回好哥们儿。
       所以说,当时为什么要帮这货啊?!

室友的小洋裙,算是与自己相关的照片中最满意的一张吧ԅ(¯ㅂ¯ԅ),好想拥有一条自己的小裙子啊,所以要更加努力考证,努力兼职,加油(ง •̀_•́)ง

存戏…?文戏不分,中间为过渡

#请多指教##欢迎指正#
1.用你的主皮或者你最近在磨的皮描述一樣對你主皮而言非常重要的東西

重要的东西…?内心重复问话,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伸进队服上衣口袋,手掌轻覆卡片的光滑表面,瘦长指节缓慢摩挲其边角,向来张扬锐利的眉眼不经意变得柔软,垂眸移开视线唇线紧抿。一叶之秋

2.寫一寫你主皮闲暇的一天會干些什麽吧.

耳边传来的手机闹铃声愈加清晰,眉头紧皱勉强睁开双眼摁灭屏幕,起身换了件T恤牛仔裤趿着拖鞋慢悠悠洗漱。抱起沙发上堆了好几天的队服扔进洗衣机接上电源,边啃面包边刷微博,在阳台晾好衣服后进了卧室,开机,登陆。周复一周的吐槽为什么轮回的训练室周末不开放,为什么不给宿舍电脑装训练程序,为什么杜明吴启放假出去玩不带上自己,等等,老子压根不稀罕好么?!怎么还没登进去?不是…卡呢?松开鼠标开始四处翻找账号卡,昨晚加训完后好像拿回来了啊?我去,放哪儿了?电脑桌,床,沙发,厨房都没有,额头沁出薄汗抬手胡乱抓了抓头发,呈大字状躺地板上内心烦躁,靠!一脸不爽到极点。忽然眼前被阳台反射的太阳光闪了下,眯眼起身走近还在微微晃荡的队服外套。取出口袋里的荣耀账号卡,晶亮双眸燃着小火苗咬牙切齿:“一叶,我对你太失望了。”

手腕发酸指尖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知道这样玩下去也没啥效率,正好有些饿了,瞟了眼显示屏的时间,干脆退了游戏拿起桌上的宿舍钥匙关好门走向轮回俱乐部食堂。

回到宿舍又刷了会儿微博和票圈,哼,看样子玩得还挺开心嘛,点开那俩二货上传的照片恶狠狠点了个赞,撇撇嘴表示不屑就把手机扔一边继续打荣耀。

等到房间黑的只剩电脑屏幕发出的幽幽暗光自己才意识到已经到傍晚了,正准备起身走到门边开灯时,门外传来杜明的声音:“翔哥!开门,给你带了好吃的!开门。”脑中警铃大响,快步走进客厅开灯开电视, 而后是吴启的:“不会出门了吧,刚周队明明说他在房间啊…” 我靠别走啊我饿着呢,又匆忙跑向卧室关了电脑抽出账号卡揣兜里,
“来啦来啦吵死了。”
……
“谁加练了?!好不容易放假还玩什么荣耀?你当我傻么?”
“睡了一整天,可爽。”
“下次出去玩别给我带吃的啊,不稀罕。”

3.寫一寫你主皮和對你主皮來說重要的第一個的相遇或者發生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俩问题被放在一起问,也是凑巧,正好能一块码。

        这不是孙翔第一次来S市,毕竟是中国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多少也是有点向往,高考完后的暑假和肖时钦来玩过几天,那时候自己还是越云的队长,懵懂张扬,凭着对荣耀的一腔热血一步一步杀到嘉世——
        八月艳阳高照,孙翔望着出租车窗外快速后移消失不见的高楼大厦神情恍惚。
        从机场到轮回俱乐部的时候已经傍晚了,轮回经理穿着正装帮孙翔从后备箱拿行李,“呵呵,一路辛苦了,先休息呢还是逛逛再说?”空气余热还未散去,轮回经理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抹汗满脸堆笑问道。
        “哦,还成吧,行李我拿就行。你们训练室在哪?”孙翔语气平淡,年轻面容被夕阳蒙上暖光看不出表情。
         “呵呵,我来拿我来拿,训练室就在二楼,跟我来。”
         孙翔也没跟他客气,正值夏季没带多少衣服,箱子不重,他戴上耳机跟在经理后面走进俱乐部,果然是蝉联三季冠军的职业战队,设施配备简直没话说,孙翔暗自打量俱乐部的楼层和大楼后面的篮球场这么感叹着。
        “二楼是食堂…训练室在三楼四楼,宿舍…健身房……”经理还在絮絮叨叨,孙翔有一搭没一搭的点头应和,没一会儿隔着耳机里正在播放的音乐就模糊地听到电梯“叮——”的一声,啊,到了。
        经理先敲门进去的,大概过了半分钟他笑呵呵的向门外的大男孩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
        孙翔摘下一只耳机,白色的耳机线垂在肩侧,185cm的身高把最普通的蓝色T恤和牛仔裤穿得英气十足,汗湿的刘海被室内冷气吹干了安静地翘立在额前,瞳孔有光亮慢慢凝聚,他抿抿嘴唇咽口唾沫呼吸渐快。
        他推开门,站在正在奋力训练的,即将并肩作战的队友面前。
        “大家好,我叫孙翔。”
        ………………………
       周泽楷觉得有点不对劲,只是和新成员对视了一秒——大概还不到,他就觉得自己的目光已经无法移开。
        新成员大概比自己还高一点,下巴的弧度很好看,耳机线似乎都比别人的漂亮。
       他还有双黑亮如墨,锐利张扬的眼睛。
       可能是今天训练的难度加大了,也可能是今天午休得不够充分,更可能是今天天气太热温度过高。
        轮回队长就是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
       

存戏。第一章被驱逐的高手(上)

叶修:叶鹙

苏沐橙:拾仟

崔立/刘皓:戟钦

孙翔:红枣


叶修

屋内灯光昏暗只有电脑发出的些许荧光,紧盯屏幕专注于眼前的对抗,对手血条眼见即将清零而自己也只剩下薄薄一层血皮。手指熟稔灵巧地操纵鼠标和键盘,富有节奏的敲击声中战斗法师的战矛顶端带出一连串技能尽数打在对手的角色身上。屏幕血花飞扬过后跳出“荣耀”二字,松口气笑了一声取下开局起就叼在嘴里没弹过烟灰的烟。正要回复对手时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头也不回一边看对话窗口中的话一边问了一句来人:“来了?”

 苏沐橙

嗯,来了。.简洁明了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也不多说什么,待对方取下账号卡走到自己时已靠在楼道等待。走吧?

 叶修

“那就走吧。”轻轻从登录器上拔下账号卡装到兜里,随手拿了外套跟着沐橙出门。手插在衣兜里跟往常一样脚步轻快地走这条熟悉的楼道,路过本该灯火通明此时却空无一人的嘉世训练室,视线在训练室门边“禁止吸烟”的标志上停留一秒便又向前看去。到了会议室门口手搭在门把上停顿一下,“放心沐橙,我没事。”拍拍人肩膀推门进去。

 苏沐橙

虽然早已对今天的局面做了足准备,心中担忧的情绪虽然有却没有占据全部,以自己与对方多年的接触来看,即使不能操纵一叶之秋或者担任对象,他在战队的价值也依旧很高。这样着不由又放松了不少,在会议室门外听见对方的语言又像得到了安慰一般如释重负,点点头算是回应便跟着人一起走进会议室。

 崔立

已是深夜,虽然对于这群职业选手来说,熬夜不过是家常便饭,不过我一个普通人作息根本没办法和他们相比。打个哈欠抬头想看看时间,目光却难以避免地接触到了墙上挂着的战绩排行榜,嘉世战队,3胜16负,总排名第十九位,倒数第二。多么刺眼的成绩,据老一辈所说嘉世三连冠的时候多么多么的辉煌,如今落得这么个田地,我都不由得惊叹了,真不知道是讽刺,还是该失望。

周围一派热络的情景,副队正忙着跟未来的队长交流感情,哪里看得出这是一支从巅峰掉到谷底的队伍,孙翔,超级新人,俱乐部花了大价钱才把他签下,明显是作为主力来了,取代的是谁?虽然老板没有明说,不过不难猜出来。叶秋虽然带领队伍取得了三连冠,不过他实力下滑严重也是不争的事实,连累到了队伍成绩,把他换走也是理所当然。没了叶秋,多了孙翔,再加上一群有实力的选手,心里隐隐有几分迫不及待,五指屈起有顺序地轻敲桌面,再看了一眼排行榜,却没那么沉重了。轻咳几声示意喧闹的队员们安静一下,即使叶秋早已没有当年的风范了,表面上的功夫也需要做好,不过一想到他连累自己被各种粉丝狂骂,还平添了不少额外的工作,语气也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人群确实安静了,但却没多少人留意他,偶尔扫过的目光也充满嘲讽。速战速决吧,要丢包袱就要快啊,这么想着,换上了一幅公事公办的面孔,转过头去开口:“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来操控。”

 孙翔

听到会议室门口传来脚步声眉稍一跳,待经理说完身子后倾背脊稍稍挺直靠在嘉世队长的专属座椅上,抱臂环在胸前舒适跷起二郎腿,轻蔑瞟了眼无视那人,目光落在那枚妹子身上。听说荣耀打的很好啊……嘁,再好也得听我的了。心里得意眼角一扬,扭头直直注视那人拔高了音量语气轻率嘲讽道。啧不好意思啊,一来就占了你的位置。

 刘皓

“哈哈,翔哥这话说的,这位置您来坐正合适。”回过神来赶紧接上他的话抢台词,苏沐橙虽然天天见,不过作为一个正常人看到美女都会下意识多看几眼,不过这美女却不好办啊,一看现在的格局就知道,她肯定是和叶秋站在一起的。周围的队友们也纷纷回神,言语中都是对叶秋这个团队累赘的讽刺,顺带吹捧孙翔,这个局面当然是自己乐意看到的了。一想到这个曾经屡屡打压自己看不起自己的人不仅马上就要灰溜溜地离队,而且还必须要交出让他风光无限的,有着战神之称的账号卡,全身上下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里都流淌着舒坦和得意,忍不住继续火上浇油: “一叶之秋也正该由翔哥您来操控,那才能真正发挥出斗神的实力。”

 叶修

听着几人的话没有犹豫就掏出帐号卡,虽然在当初和嘉世签订合同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视线锁定在陪伴十年的战友“一叶之秋”上时也不免心中刺痛,一向稳定的双手在这种时刻意料之外的有些发颤,不觉间精神绷起来。眉头微皱不舍地看着银白的帐号卡,用了这么多年卡边已被摩挲平滑,卡面上细小的刻痕都一清二楚。即使心理素质再硬,也仍是无法果断地将帐号卡递过去。

 孙翔

入耳是旁人的奉承心里涌上一阵快意,调整了坐姿肘尖撑于桌面,双眼直直盯着眼前人手中的帐号卡,目光灼灼亢奋异常。抬手两指夹住薄薄卡片就要抽离,却意外的察觉到这人的抗拒,还有…垂眼目光在人轻颤的指尖停留片刻,眉头舒展唇角翘起的弧度扩大,笑的一脸嚣张凌厉。哈,手抖成这样还玩什么荣耀?!快放开吧你,新的斗神,是我孙翔,你?可以退休啦!

 叶修

对方嚣张的话传入耳中,抬眼触及到人眼神中跃动的光芒。沉下心来眼神中的不舍褪去,目光一凛直直看向人双眼,微颤的手稳稳停住捏紧帐号卡。“你喜欢这个游戏吗?”问题出口十年荣耀飞速掠过心间,这十年来为了“荣耀”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投入了自己的所有精力,从一个和面前青年一样骄傲肆意、锋芒毕露的战斗法师,逐渐被时光洗练成如今的样子。所有的名誉与地位,都不及玩游戏时的快乐。思绪至此抬起下巴略微扬起唇角,原本微弓的脊背挺直,语气平淡的开口。“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孙翔

你说什么呢?!关你什么事?闻言面容微动眉头不悦皱起,小爷我从网游到职业圈,一路无数的荣誉称赞,如今转会到嘉世可不是来听这货说教的……哼别一副很懂的样子,我可是为取代你而来!眉峰皱的更紧,锐利眉眼染上一层薄薄戾气,唇线紧抿眸中热焰蹿动,正想开口重振气势不料被对方打断。

叶修

“收好它。”松开手的瞬间又看了一眼帐号卡,心中没有刚刚的不舍语气也轻松许多。对上面前人锋利的眼神,心中感叹战斗法师这种霸道职业过于正适合这样骄傲的人,不过缺失的沉稳还是让嘉世去替他历练吧。眉头舒展理了理衣服下摆,没有理会孙翔的怒斥转身准备离开。


很久以前的戏了,昨晚翻出来,先存着